+64 09 969 1493

我们的团队

我们为提供高质量的法律服务而感到自豪,更为可以助力客户取得满意结果而感到荣幸。

Daniel Zhang

合伙人

09 905 3687
09 969 1492
 dzhang@adventark.co.nz

张涵是艾美斯律师事务所诉讼部的主管律师。他曾办理过各级法院案件, 包括上诉法院和高等法院。他擅长于商业纠纷,公司法,破产法,劳动法,家庭(婚姻)财产,家庭法和刑事案件领域。

他近期代理的案件包括以下:

2020年,张律师在上诉法院对高等法院的一项判决提出上诉并取得成功。此案件的争议点是某公司两名成员间是否存在合作伙伴关系,该案中这两个人在一起做生意已经超过10年了,在过去的5年里,他们只与对方合作。张律师的客户辩称,尽管他们在不同时期为同一家公司工作,但根据《1908年伙伴关系法》,他们在法律上仍然是商业合伙人。但高等法院驳回了这一结论,认为根据该法第4条第2款,同一公司的成员不能成为合伙人。通过上诉,张律师使上诉法院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即第4条第2款并不妨碍对伙伴关系的界定。该案件目前正在等待最高法院的审理。

2020年,张律师在高等法院的一个民事诉讼中成功地申请到让对方出示争议资金来源的披露资料 (particular discovery) 。

2019年,张律师在高等法院民事诉讼中成功要求取消了一项冻结令,该冻结令是在不通知其委托人的情况下申请并被法院批准的。尽管法院较早采取了不同的看法,张律师成功说服法院,其原告对其委托人提出的索赔要求基本无成功可能。

2019 年,张律师在高等法院成功上诉了一个家庭法院的判决。该案涉及一方父母将钱汇给孩子帮助他们全家的家庭购房,后来孩子的伴侣主张这笔汇款为共同财产。父母因对房产拥有信托受益人权利而上诉成功。此外,分居后的财产分割也根据对张律师客户有利的方案进行了调整。

2019年,张律师协助他的客户赢得了对高等法院管辖权的抗议的判决,理由是另一方应在家庭法院提起诉讼,此案件是现有婚姻财产索赔的一部分。目前,该判决属于该法律领域的一个成功先例。

2019年,一位客户因驾驶罪被起诉。张律师使得地方法院依据客户的健康情况申请了无案底释放。无案底释放的申请起初被法院拒绝,但张律师后来成功地对法院的这一决定提出了上诉,并为他的客户成功申请到无案底释放。

2019年,一位客户因带入违反《 生物安全法1993》的违禁物品而被起诉。该客户带进了这些物品以期为一名家庭成员提供药用。尽管Ministry of Primary Industries强烈反对,张律师成功帮助该客户取得无案底释放。

2018 年,张律师在高等法院为客户在伴侣财产纠纷中,在不通知对方的前提下成功取得冻结令,并在被告申请解除冻结令时,进一步成功捍卫了该冻结令。

2018年,张律师在高等法院击败了一项冻结令,该冻结令是对方在未通知我方的前提下申请并被授予的。张律师成功说服法院,申请人在提出单方面申请时未作真实和完整的信息披露。张律师的客户也因此获得了加成的补偿费用。

2018年,在一个土地开发纠纷案中,张律师成功取得其客户胜诉的判决。此案的纠纷金额超过200万纽币。

2017 年,张律师在上诉法院代理了一司法复核案件,对方是新西兰移民局。张律师提出新西兰移民局没有正确遵循《移民法2009》第177条。但新西兰移民局坚持认为它们是正确的,而且上诉法院在先前的案例中已经作出了有利于他们的判决。 张律师的立场是,上诉法院先前针对Singh v MBIE [2016] NZAR 93的判决,并未直接处理此问题,因此不能作为现判决的依据 (ratio decidendi),法院先前的评论只是附带提及 (obiter dictum)。上诉法院同意张律师的意见,并作出了对他客户有利的判决。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胜利,移民客户成功地在上诉法院战胜新西兰移民局。

2017年,张律师成功帮助客户取消法院发出的防止带走孩子令。此案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张律师成功协助客户获得了Care of Child Act诉讼中很少出现的费用补偿。
2017年,张律师代表一名客户处理环境法院的起诉。考虑到违法行为的程度,张律师获得了一个对客户来说非常公平的罚款判决。

2016年,张律师代表一在受雇后3周内被开除的客户。雇主使用了各种辩护理由,例如90天的试用期,临时雇用以及合理开除。最后,所有这些理由均告失败,张律师的客户获得了所有应得的损失赔偿和附加的法律费用赔偿。

2016年,张律师成功代理了一位在分割共同财产方面遇到很大困难的客户。这位客户没有持有合法的签证,所以其前伴侣一直以驱逐出境施加威胁。这位前伴侣分手多年后一直拒绝分割共同财产。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和深入的法律研究,张律师使其客户的伴侣最终以对其客户有利的条件达成和解。

2016年,张律师为一名被指控疏忽驾驶的客户进行辩护。通过严格的盘问,在庭审结束前大家都清楚不谨慎驾驶罪的控告不可能成功。虽在法官作出判决之前,警察当场将指控改为不小心驾驶,张律师仍在当场为他的客户赢得了无案底释放,取得了成功。

2016年,在另一起刑事辩护案中,张律师的客户愿意认罪,但由于案件事实摘要(Summary of Facts)存有争议而面临巨大困难。通过他的坚持和策略,张律师成功解决了该客户的争议,并成功获得了无案底释放。

2016年,张律师成功地在高等法院针就申请逮捕问题为客户抗辩。该案涉及共同财产和信托纠纷。原告聘请了一名高级律师,以单方面理由要求逮捕和监禁张律师的客户。张律师只有一个晚上准备案件的时间,但他成功地为客户辩护。他的客户也获得了增加的法律费用。

2015年,张律师代理一名因轻微的海关违规行为而被新西兰移民局拘留在机场,并将面临驱逐出境的客户。张律师与新西兰移民局进行了谈判,最终客户被释放并促使移民局作出撤销驱逐的决定。

张律师有很强的正义感。他了解新移民有时候可能很难理解移居国家的法律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他很荣幸能够帮助这些人重新获得公平和正义的对待。

张律师在业余时间喜欢新西兰当地的户外运动。

资讯分享

请问法院怎么走?

请问法院怎么走?

在新西兰打官司,找到正确的法院起诉本身就是一个技术活儿。常见的民事纠纷包括孩子抚养权问题,雇佣关系问题,家庭暴力问题, 财产继承问题,婚姻财产问题,公司纠纷问题,合约纠纷问题,民事侵权问题,汽车买卖纠纷问题,和房屋租住问题等等。这些不一样的纠纷有些用一样的法院, 有些用自己独特的法院。今天在这里给大家讲解一下通常会用到的一些法院.

read more
请问法院怎么走?

请问法院怎么走?

在新西兰打官司,找到正确的法院起诉本身就是一个技术活儿。常见的民事纠纷包括孩子抚养权问题,雇佣关系问题,家庭暴力问题, 财产继承问题,婚姻财产问题,公司纠纷问题,合约纠纷问题,民事侵权问题,汽车买卖纠纷问题,和房屋租住问题等等。这些不一样的纠纷有些用一样的法院, 有些用自己独特的法院。今天在这里给大家讲解一下通常会用到的一些法院.

read more
和平分手以后,你都需要做些什么

和平分手以后,你都需要做些什么

和平分手以后,你都需要做些什么 - 资讯分享在2020年的今天,离婚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了。随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个人人生观的改变,离婚不再是失败的表现, 而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寻求最更好的生活的表现。 当你和你的另一半发现继续一起生活只会给你们带来更多不幸福, 那么分开也许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在你们和平分手以后, 如果双方在所有事情上都能达到共识,都应该做些什么呢? 基本上说, 你们需要解决四个主要事宜。 第一件事是孩子的抚养安排(child care arrangement), 也就是孩子之后主要跟哪一方一起生活。新西兰的Care...

read more

加入我们